您的位置:首页 > 匠心人物

“误入”陶瓷行业的研发专家 | 匠心之行

作者:编辑  时间:2016-06-13
吴志坚
2003年7月入职鹰牌,从一名工艺员助理成长为釉面砖技术开发主任。凭着刻苦拼搏的工作态度和优秀的业务水平,得到领导和同事的肯定,于2012年获得鹰牌集团“十佳员工”荣誉。



结缘陶瓷
 
    高考填志愿那一年,吴志坚毫不犹豫地写下“计算机专业”。那一代的青年人对计算机专业无比推崇,憧憬着大学毕业后成为一名IT白领,在高档写字楼上班,过上衣着光鲜、收入可观的小资生活。
 
    然而,当他来到景德镇陶瓷学院报到,一位同乡老师却好心建议他改专业,因为计算机专业只是学院刚成立的一门新学科,师资实力有限;而陶瓷材料专业、美术专业才是陶瓷学院的强势专业。
 
    “你的化学高考分数是最高的,不如报材料专业。”同乡老师说。
 
    “好。”吴志坚没想太多,反正同乡老师都这么建议了,那就改专业吧。于是,他误打误撞与陶瓷结缘。
 
    这是十多年的青涩故事。当吴志坚跟笔者说起这件事时,他已是鹰牌集团的釉面砖技术开发主任,在鹰牌的一线研发部门工作了13年。

    初见吴志坚是在生产基地的生产车间,他的釉料技术部门就设在车间里面。门口对面就是陶瓷生产线,随时可以听到机械运行发出的声响。
 
    屋内的布置简陋而有序,主要承担两个功能:一个是文案办公所用,以及产品研究;另一个是原料车间,专门进行配方研发的。

 
难忘经历

    在这个小天地,吴志刚的职责是釉面砖的研发和生产维护。十多年里,从他手中研发和推广的各款产品不计其数,如今仍让他津津乐道的是参与鹰牌一次烧微晶石(晶聚合)的研发。
 
    在鹰牌之前,整个陶瓷行业没有哪家企业可以成功研发一次烧微晶石并批量生产,这个技术难关几乎像是数学界的“哥德巴赫猜想”。
 
    当鹰牌决定要投入精力研发一次烧微晶石,身为技术骨干的吴志坚心里非常兴奋,毕竟在大学期间他就听说过一次烧微晶石的事,一代又一代陶瓷人都想抢先掌握这个领先世界的技术,却屡试屡败。
 
    当时,朝气十足的鹰牌集团在总裁林伟的带领下,誓要不惜代价攻克一次烧难关。将近两年时间,鹰牌投入数千万研发资金予以支持,这期间吴志坚所在的研发团队记不清做过多少次试验,也记不清多少次失败,一路上惊心动魄的走过来。
 
    终于,鹰牌成功研发一次烧微晶石(晶聚合)并做到批量生产,该项目被专家认定为“达到世界领先水平”。此项技术,实现了陶瓷行业多年来梦寐以求的生产工艺突破,打破了制约行业十年的微晶石硬度低和不耐磨的瓶颈,而且仅节省燃料一项,和当前两次烧成生产工艺相比就节省60%以上,其产生的产品装饰效果也更加丰富多样。

    鹰牌一次烧微晶石(晶聚合)宝藏系列产品之一

    吴志坚说,一次烧微晶石(晶聚合)从无到有,如果没有鹰牌领导人的魄力,鹰牌人的坚持,不惜代价投入财力物力,这个愿望是不可能实现的。
 
    “后来我的一些朋友在网上搜索一次烧微晶石(晶聚合),搜到我是研发团队的成员之一时,都会很惊讶很羡慕的跟我说起这件事。”在吴志坚看来,这是一件非常自豪的事情。
 
    一次烧微晶石研发成功后,一些陶企想以高薪挖走他。但他没有这些诱惑迷失方向。他说自己从进来鹰牌就跟着领导班子成长起来,鹰牌给予他很多东西,“钱是很重要的,但不是最重要的。人不能忘本。”

事业追随
 
    大学毕业进入鹰牌,吴志坚只是一名普通的工艺员助理。刚进公司时候,他看着瓷砖从流水线生产出来,一切都觉得新鲜好奇。一开始他只是看着别人去做配方,当有一天等到有机会可以亲自尝试做配方,并看着生产线把自己配方的一款瓷砖诞生出来后,他开始对瓷砖配方这个技术活的兴趣越来越强烈。
 
    从最初的工艺员助理,到釉料工程师,再到如今的釉面砖技术开发主任,从一名懵懂的雏鹰成长为可以翱翔蓝图的老鹰,吴志坚用工匠的朴质精神始终埋头在产品研发领域,并用13年光阴做了注解。


检测产品质量

    如何做一块好的瓷砖,吴志坚有自己的信仰——质量为王,做鹰牌的特色,并把优势做到极致。“比如说市场上大家都在做金刚釉,我们鹰牌的金刚釉产品就是把优势做到最好,镜面效果、釉层厚度、通透感、莫氏硬度等各项指标都会比同行的产品要好。”
 
    “从事制造业的企业,质量是最关键的。质量不过关,企业走不远。”他说,在行业暴利时代,一些陶企为了追求最高利润而牺牲产品质量,最终还是害了自己,有的已经早早被淘汰出局。
 
    作为一名研发人员,吴志坚不仅要保持匠人的专注,还要不断激发自身的创造力。这对他是一件颇有压力的事情。比如,当同行研发出新款产品,或者销售层面对市场上某款产品极为看好,吴志坚和他的团队必须迅速做出反应,考虑要不要做这款产品,怎么做才能比别人做得好。这不是一件轻松的事情。

    新品投入生产时,吴志坚的神经得绷紧。当车间打电话反馈产品在生产过程中出现崩裂、阴阳色等问题,无论何时何地,他都会立即赶回车间解决问题。有次周末,好不容易有时间和小儿子在公园放风筝,工厂一个电话过来,他又不得不放弃与孩子团聚的时光。
 
    这十几年来,吴志坚的妻子已习惯他这样的24小时绷紧状态,自己一把屎一把尿带大孩子。当孩子适龄上幼儿园,她每天不仅要上班,还兼顾孩子的上学和下课接送。
 
    吴志坚感慨,妻子对这个家庭的贡献最大,如果没有她的支持,我的工作不可能做得好。他希望以后能有时间带妻子到北方去滑雪,因为这是妻子多年的一个心愿。
 
    采访最后,我问吴志坚:“如果让你重新选择一次,你还会选择从事陶瓷行业吗?”
 
   “会!我也只会做这个了。”他如此回答。